Mark
Mark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泄場書報

Acrylic on canvas
20 x 20 cm

  2020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      廁紙讓我聯想以前的人總喜歡在廁所放書報,得以在排泄時段很充實自己,但現在的人不會放廁所讀物了,只會猛滑手機,把握時間閱讀大量訊息,但這些訊息通常不會是重要的東西,所以會像排泄一樣馬上就排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