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rk
Mark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摩沙殘渣

Acrylic on canvas
80 x 100 cm

  2020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       我思索著人類在剛出生時完整的身體形象並不存在,像是四散的組織,精神層面的自我與外部沒有界線。現實若想成為一個完整的個體,必須遭受大數系統粗暴地壓制,當今由雲端看制一切,它代替了舊世界的所有系統所衍伸出的象徵,教導著我們原本的種族、母語、律法、殖民歷史等。在遭受數據象徵系統連一串的鞭打與壓制後,雜音的消失如黏著劑般,四散組織開始結合成肉身,終於成為規訓後具備社會功能的物種,掌握數據後心理機能便日漸成熟,終將獲得建全的身體想像。